西藏转移樟木镇四千余名受灾人员

4月29日,夏尔巴尔嘎玛在等待撤离。当日,“地震孤岛”西藏樟木口岸的交通线全部打通,大批受灾群众陆续撤离。 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新华网西藏樟木4月30日电 (记者罗布次仁、边巴次仁、张宸、魏圣曜) 29日13时15分,游客丁诚驾驶甘AH0735车辆缓缓驶离樟木,西藏樟木镇受灾人员转移工作由此拉开序幕。

受尼泊尔地震影响,西藏聂拉木县樟木镇与外界中断联系72小时。28日,通往樟木镇的中国境内唯一道路打通;29日,卫星图像显示樟木周边山体有松动迹象,连绵阴雨天气加剧了潜在的塌方和泥石流威胁。

西藏自治区政府决定,转移樟木镇境内所有机关干部、经商务工人员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群众,分别安置到西藏日喀则市拉孜县和市区附近。

落座群山之中的樟木镇,依山而建,是西藏唯一国家一类陆路通商口岸所在地。边境贸易让这个小镇曾经繁荣而拥挤。

扎西锁上店门,背上小包,准备离开。在樟木镇经营服装店18年之久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离开这里,更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离开。

“去拉萨,我妻子在那里。”扎西说。更多的东西拿不走,也不愿拿。他相信会回到这里。踱着稍显艰难的步伐,不时回头望望自己熟悉的店门,渐行渐远。

4月29日,今年9岁的小朋友达娃央宗依偎在爸爸怀里等候撤离。 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如同扎西一样,很多人内心有不舍,有纠结,但又不得不离开。这个面积很小的镇上,仅经商人员就超过了800人。

刘巧莲夫妇在樟木经商有很多年的时间。他们经营的“财源超市”和“财源宾馆”在此地小有名气。地震发生当晚,超市提供了大量的食品给当地受灾群众。

“自然灾害谁也阻挡不了,政府让我们撤离,我们就走。”她说。虽然她们超市里还积压了十多万元的货物,去年还花了几十万元装修了宾馆。

为了安全转移受灾群众,当地政府动用了解放军、武装警察、政府部门等所有力量,调动樟木镇内出租车、私家车、卡车等所有车辆,组织受灾人员撤离。

然而,因为车辆有限,不少人选择徒步离开;还有更多的人,等待着救援车辆来接他们出离樟木。时断时续的小雨已经飘落了6个小时。

4月29日,受灾群众在帐篷里等候撤离。 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设在樟木镇完全小学院子里的临时安置点,昨天还是人声鼎沸,此时已是空空荡荡。记者看到,帐篷里都是被人们丢弃的东西,床垫、被子、炊具、暖瓶等。

“上车!快!快!”一辆大车停在人群前,司机招呼着大家上车。人们蜂拥而上,仅用几十秒的时间就把车厢挤得满满当当。

36岁的次仁确巴背着7个月大的儿子坐上了这辆车。“去年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个房子,准备在这儿一直住下去。可现在什么都没了。”说话间,他眼泪不住地流。

19时25分,人们盼来了部队的救援车辆。8辆大型运输车鱼贯驶入樟木镇。“让拉孜和日喀则安置点的工作人员马上开始熬粥,确保所有转移人员能吃上热饭。”坐镇现场指挥的日喀则地委书记丹增朗杰说。

现场工作人员迅速组织群众分批上车,不断离开。待到21点18分,最后一辆车子载着满满的人,驶离了樟木。

“樟木镇受灾群众全部转移完成。”聂拉木县县委书记王平终于松了一口气。4250名受灾人员,踏上了出樟木的路。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9岁男童是怎么成“干尸”的

我最想求解的是,救助站为什么在男童死亡那么久及至成为“干尸”后才登报发出寻尸启事?以此为线索,我们可以发出一连串的追问:死于何时何地?怎么死的?尸身上的伤痕怎么来的?死前有否送医诊疗?死后存放在哪里?为何不第一时间发布寻尸消息?


汪国真逝世:谁比谁活得更长

这番感慨,是因为刚刚逝去的汪国真,连日来招致各种调侃嘲讽,从否认诗歌作品,走向鄙薄人格。如此对待过去,对待人生,对待生命,我觉得太不真诚,太不客观,是一种很虚伪的文化生态。


小学生告别信如同啼血告状信

小学五年级的孩子,特别又是女孩子,最该是如花蕾一样的年龄,她们本该是无忧无虑、如诗如歌、天真活泼的年龄段,而现在这个女孩子竟然叹息“活得太累”,以至于拿上一百元就要家出走了,这不禁令人痛心,更让人百感交集。


你永远无法将汪国真逐出时代

始料未及,对于诗人的早逝,网上一边是如潮而至的哀悼与回忆,另一边是汹涌澎湃的批评与反思。对汪国真表示好感的人,夹杂着自己对已逝青春的纪念。有些人说,琼瑶的小说、三毛的散文、汪国真的诗歌以及庞中华的字,构成了人们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共同记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