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夫妻乱倒废机油污水获刑1年6个月

原标题:夫妻俩因乱倒污水犯了污染环境罪

外地来沈的姜某夫妻以收购废机油桶谋生,因将洗桶的污水随意排放未经防渗处理的地面而触犯法律。11月16日,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对该起污染环境案进行公开宣判,姜某夫妻因犯污染环境罪成为沈阳今年第一例污染环境案的获刑人员。

倒“埋汰”废水污染环境被判刑

2010年,姜某和妻子薛某从老家黑龙江来到沈阳打工。偶然间,姜某了解到加工处理废机油桶后贩卖可以赚取高额利润,决定辞掉工作自己单干。

2012年下半年开始,姜某和妻子在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大青乡后谟村租了一个厂房,先后购置了粉碎机等设备,9月开始经营废品站。

“两人每天大概能粉碎20至30袋废机油桶碎片。每吨碎片可以赚取千余元。”姜某表示,从2012年以来,除去房租、设备等费用,两人净赚近两万元。

2015年3月19日,沈阳市环保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执法检查发现,姜某夫妻属于擅自收购、粉碎清洗废弃机油桶,他们将清洗废机油桶后产生的污水排向未经防渗处理的地面,严重污染环境。

当场,执法人员查扣姜某夫妻非法贮存废机油桶1.61吨,非法处置后废机油桶塑料块19.12吨。

经检验和认定,姜某夫妻经营的废品收购站内清洗槽内的废水中石油类及化学需氧量严重超标,属于危险废物。

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姜某夫妻犯污染环境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并分别处罚金3万元、2万元。

收注射器输液器拆卖触犯刑法

当日,法院还对胡某污染环境案进行了宣判。

2014年10月至12月,安徽来沈男子胡某在未取得医疗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在铁西区滑翔街二环桥下,收购使用过的输液器、注射器等医疗废物,并存储在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翟家街道后谟村其租用的仓库内。

胡某在未经任何消毒措施的情况下,雇佣工人进行人工拆解、分类、装运。2014年12月12日,胡某在准备将这批医疗废物出售时,被沈阳市环保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查获。经称重,胡某非法处置医疗废物重达6.689吨。

胡某称,自己当时是按废旧物收购的,准备处理后和其他塑料一同变卖,根本没想到这属于犯罪。经认定,胡某非法处置该医疗废物被列为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危险特性为感染性。

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胡某犯污染环境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万元。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王立军

来源:沈阳晚报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界如何面对\”我们恨化学\”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