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隔离区以外未发现氰化物

新华网天津8月15日电(记者李靖、王茜) 天津港危险化学品仓库“8·12”瑞海公司爆炸事故发生后,爆炸现场存储的桶装氰化钠大部分保存完好,其中少量因爆炸冲击发生泄漏。氰类剧毒物质会不会对事故隔离区外的空气和水造成污染?会不会对群众生活带来影响?现场处置到底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一时间,这些问题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

对此,事故现场指挥部成立专门处置小组,按照“前面堵、后面封、中间来处理”的原则,紧急采取设置围堰、危险废物集中处置等五项措施,确保事故区域污染不外泄。

氰类剧毒物质会对空气造成污染吗?

天津市环保局局长温武瑞15日下午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爆炸事故发生后60小时里,在事故隔离区外仅监测出一次大气中氰化物略有超标,相关部门已经采取有效措施,可以确保封闭隔离区以外的空气安全。

氰化钠能否直接挥发到环境空气中?环保专家解释,氰化钠虽是一种剧毒物质,但在常态下是一种固态晶状体或粉末,不挥发、不易燃、不易爆。只有在其遇水生成的氰化氢进入大气环境后才会短期内对环境造成一定影响,其融入水体中形成氰化物后处理方法成熟,对环境的影响相对易于控制。

12日夜,事故发生后天津环保部门立即启动应急预案。“13日凌晨3时开始,在事故现场隔离区外增加布点监测,共设立17个大气监测点,实行24小时连续不间断监测。隔离区域内的空气质量监测由北京卫戍区某防化团进行。”温武瑞说。

温武瑞说,事故发生后的连续监测数据表明,周边区域环境空气质量相对稳定,16日起还将进一步优化监测点位。

氰化物会对周围水环境造成污染吗?

舆论纷纷表示关注,氰化物会对周围水环境造成污染吗?温武瑞表示,环保部门13日凌晨在事故区域内设立了5个废水监测点位,在2个排海泵站进水口各监测出氰化物超标一次,平均超标10.9倍;14日在一处排海泵站进水口监测出氰化物超标一次,超标2.1倍。

事故发生后,环保部门对事故区域三处入海排水口全部实施封堵,杜绝事故废水对外环境造成影响。同时,对现场隔离区外的雨水口、污水口、污水处理厂、海河闸口进行不间断监测。在事故区域设置围堰,并在污水处理厂前端的雨污池进行破氰处理,处理后排往污水处理厂,进一步深度处理,确保达标排放。

截至目前,天津市环保部门在海河闸口和渤海近海的监测取样均没有发现氰化物。

现场采取的措施能否确保污染不外泄?

针对人们的担心,根据氰类剧毒物质特性,现场指挥部紧急制定了五项措施,保证事故区域污染不外泄:

——事故区域全部雨水、污水外排口全部用水泥封堵,确保区域内各类废水不会排入外环境,确保区域外水体和渤海的环境安全;

——事故区域周边设置围堰,将事故区域与外部隔离,确保降雨时雨水不会溢流出事故区域;

——事故区域内雨水、污水管道内的废水和消防废水全部进入新设置的应急废水处理装置,采取强氧化等方式对废水破氰处理后,再排入天津港保税区扩展区污水处理厂进一步深度处理;

——天津港保税区扩展区污水处理厂在现有处理工艺基础上,在前端增设含氰废水应急预处理装置,实现废水处理的双保险;

——对现场隔离区内水坑、水塘、明渠等低洼汇水处内的高浓度废水由专用罐车收集后,送危险废物处置机构立即进行集中处置。

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市环保局环境应急专家组组长包景岭透露,现场处置人员正在集中力量在隔离区内对氰化物污染进行无害化处理,氰化物污染可以得到有效控制。

“鉴于事故现场明火已基本扑灭,再发生大规模爆炸的可能几乎没有,不用担心隔离区外的大气和居民饮用水受到影响。” 包景岭说。

编辑:SN14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张嘉佳被骗后为何还愿捐善款

尽管张嘉佳为自己的“莽撞”而道歉,但他坚持“不改初衷”,只是今后“未确凿的情况下不再公开”。我认为这不能叫“阿Q精神”,而是一种对于美好人性的期待,一种难得的悲悯情怀。无论外部世界有多少尔虞我诈,内心依然坚守一份良善。


中国消防员应该职业化吗?

消防队员是和平时期少有的经常“上战场”的战士,他们冲锋在前,为保卫国家人民财产生命安全而牺牲。他们的牺牲绝不是可以被用来批判牺牲的工具。曾有网友揶揄:职业化确实可以减少伤亡,因为职业化以后一着火,合同制消防队员往往不冲上去,就不会有伤亡了。


追问天津大爆炸真相正当其时

没有追问就没有反思,没有反思就没有改进,然而,无论政府还是官员,出于利益的考虑,都会倾向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希望“坏事不出门,好事传千里”。如果不趁着舆论聚焦的时候“穷追猛打”,而是搞什么“穷寇莫追”,会错失质疑揭露的绝好机会,错失反思的最好时机。


美越能否“相逢一笑泯恩仇”?

越南期望拓展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大国之间的关系,以期实现其国家利益的最大化;美方则希望加大对越南的影响力,实现美国在亚洲的战略目标。美越“一笑泯恩仇”的现象,再次阐释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国际关系中的经典论断。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