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专资办官员:目前热映高票房电影几乎都注水

4月19日,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特约活动召开,在“娱乐资本论”主办的《电影金融创新的案例与边界》论坛上,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副主任李东就近两年国产电影票房市场造价乱象表示,“目前在热映的所有票房比较高的影片几乎无一例外都有票房注水”,但同时,“偷漏瞒报非常厉害”。

根据娱乐资本论发布的行业白皮书,去年440亿元电影票房中,业内预估的票补金额约40亿元。同时“买票房”、保底发行、影视资产证券化,以及二级市场联动电影票房等金融手段,成为2016年电影市场的关注焦点。

“我们有监但是管不了”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东表示,真正的票补数额或许不止40亿,而虚假票房对税收、片方、电影投资等所有产业环节都会带来损失。

根据专资办的监测数据,截止今年2月底,监测到的退票最多的省份是河北和浙江省,几十万人次退票数占到观众人数70%-80%,相当于一天卖出1000张票,退了800张。

而对于查到的退票严重现象,专资办的普遍做法是,“首先让影院自查,并将自查说明报至市场质量管理领导小组,有些不能及时查明原因的,或在资金办网站上把超过10%退票的院线公示出来”。

目前,全国市场票房注水、偷漏瞒报甚至票价异常的情况都可以在专资办的监管系统里面看到,“但缺陷是,我们有监但是管不了,政策法规没有跟上,无法一一对照着进行处罚”,李东说。

以“幽灵票房”事件受关注的《叶问3》为例,在电影资金办参与该事件处理中,对经查实的3200万元的虚假票房不予认可,不计入全国电影票房统计数据。同时,该片总票房中含有部分自购票房,投资人(快鹿集团)和发行方(大银幕公司)认可的金额约5700万元。

“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确实缺乏一些法律依据”,李东表示,“出了这件事以后,下一步政策法规,可能对处罚的细则(方面)会更加完善”。而相关的法律完善之路或许并不能一蹴而就。

在中文伦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田磊看来,《叶问3》里涉及“自买自卖”自购票房部分本身从法律上是中性的,但造成的虚假票房,又和二级市场联动,推高相关上市公司股价,再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获得不正当利益等一系列行为就有违法的色彩。

跨界“创新”迷局

围绕着票房操控引发的一系列金融与电影之间的“跨界创新”,背后都是工具撬动起来的巨大的利益原动力。

合一资本创始人许亮认为,所有造假严重的案例,无一例外跟资本市场挂钩的原因是,“资本市场高起不下的市盈率,就会使得所有贪婪插上想象的翅膀,从而铤而走险,但在中国(这些事目前)无法可依”。

同时,资本市场参与者大量是散户,对电影市场的普遍态度是“唯票房论”,以及“唯明星论”。

“再贵的钱在资本市场都有一百倍的放大效应,这种情况是目前圈里非常头疼的现象”许亮说。

2015年电影专项资金数额达22亿元,李东表示,下一步专资办的工作方向是打造类似淘宝网的中间监管、交易平台,对接所有网络代售商以及6800家经营影院,事实公开交易数据。


谁会是下一任联合国秘书长?

由于秘书长法定权力有限,职责又很重大,因此要发挥作用,很多时候靠的是这一人选的个人魅力和外交手腕,对个人素质和能力要求很高。但在现实层面,多方协调和幕后交易产生的人选,又注定是一个政治正确大过能力、稳妥但相对平庸的人。


导弹专家被派养猪的苦中作乐

毫无疑义,“导弹专家被派去喂猪”对梁思礼本人是大事,对整个社会来说,也是一件大事。梁思礼先生面对不公和胡闹,能够专心致志地“找乐子”,遇事总往好的方面去想,因此,他这样的“门外汉”也能把猪养得肥头大耳。


给科学工作者的四条黄金建议

著名物理学家、诺奖得主史蒂文·温伯格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科学大会上为毕业生所做的演讲,为即将步入研究领域的大学毕业生们给出了自己的四条建议。他说,科学家所做的是令人骄傲的工作,是促使人类走向文明的一项工作


台湾青年比诈骗犯更让人心痛

这几日,中央4套的新闻花了很长时间直播台湾诈骗嫌疑人的新闻,引起舆论关注。多年以来,台湾的媒体不分蓝绿疯狂丑化大陆,而我们的媒体出于种种考虑,大多数时候只播台湾好的一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