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MERS病房:53名医护救治 专门为其备韩餐

 惠州市中心医院ICU内,医护人员都按照三级防护穿着防护服,病人金某也被安排在负低压病房。信息时报记者 康健 摄
惠州市中心医院ICU内,医护人员都按照三级防护穿着防护服,病人金某也被安排在负低压病房。信息时报记者 康健 摄

信息时报讯 (记者 李楠楠 通讯员 粤卫信) 国内首例MERS患者金某目前情况稳定,病情较前有加重但并未上呼吸机,能自主进食,医患需靠手势和翻译沟通。昨日上午,本报记者走进了收治该名MERS患者的广东省惠州市中心医院,现场直击治疗进展。 

而对于之前网络出现的“抽签硬性抽调人员参与护理”和“惠州市中心医院ICU已封科”传闻,医院也逐一回应。

病情:较前有加重未上呼吸机

由于患者金某目前收治在医院ICU负压病房,处于高度防护,外来人员无法进入其中探视。但从医院及病房外观看,就诊秩序井然,并未受太大影响。

据惠州市中心医院ICU重症医学科主任凌云介绍,该病例的诊断除了有中东呼吸综合征外,还合并有呼吸窘迫综合症,且这几天的病情有加重的表现,“患者一入院就收治到我们ICU的负压病房,现在最主要问题是呼吸功能下降,影响到氧合状况,需调高氧气浓度,加压吸氧。”他介绍,入院时患者氧合指数只有200个单位,远远低于正常的400~500个单位。据了解,目前病人并未上呼吸机,只是使用吸氧仪,接下来会根据病情的进展进行研判。

据悉,从昨日起,省卫生计生委将安排省临床专家每批两人在医院驻点协助指导治疗患者。

饮食:安排了清淡的韩国料理

“患者入院后很配合治疗,因为他事先还是知道(已感染了)。”凌云介绍,患者目前的情绪比较稳定,有时会出现急躁焦虑等情绪波动,医院已经安排进行心理干预。饮食方面,目前仍按照普通进食,“考虑到他的情况,我们特别安排了韩国料理,以清淡为主,有时护士会帮忙喂食。”凌云表示。

沟通:一靠手势二靠书写三靠翻译

金某入院后的前4个小时,惠州中心医院ICU病房的护士李春梅几乎是“零距离”接触患者,相比其他病人,她认为最大的障碍是语言不通,沟通起来很困难。“他听不懂英语,我不会韩语,沟通首先靠手语,无法用手势表达的就请同事用翻译软件帮忙将中文翻译成韩文写出来,觉得对的就请点头。”此外,遇到需要详细沟通的,则会请翻译人员隔着玻璃进行通话翻译。

“电话是通畅的,他有时也会打电话回家。”李春梅说,目前对金某的护理以4小时一班轮换,换班时护士除了交接交代病情外,还会特别提醒要准备一些简单的翻译文字对照。

人物特写

她接了护理第一棒:“这就是我的工作”

80后护士李春梅是惠州市中心医院ICU重症医学科的护士,也是金某的第一个接班护士,有5年传染科和两年ICU护理经历的她,这几年经历过甲流、H7N9禽流感等重大疫情,但聊起接诊的那一刻,她表示,“说真的,刚开始心里也会害怕,但这就是我的工作”。李春梅介绍,她很清楚危险性,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防护工作。

据介绍,李春梅从5月29日上午接了“第一棒”护理任务后,为了将感染的风险降到最低,所以一直都在医院旁边的酒店休息住宿,“我女儿今年五岁半,这几天天天在电话哭,要我快点回家。”她表示,前几天她特意为女儿买了新衣服,打算作为六一节礼物,但昨天还是没能亲手给女儿送上。

传闻回应

抽签硬性抽调人员参与护理?

主动请缨人数太多才抽签

首例病例在惠州收治后,网络上就流传,惠州市中心医院通过抽签的方法硬性抽调医护人员进入ICU特护该病例,还将未婚未育医护人员作为第一梯度进行抽签。

对此,惠州市中心医院相关负责人昨日告诉记者,医院并未硬性要求护士参与护理,反而是主动请缨的人太多了,最后只能通过抽签选择先后顺序。

该院ICU护士长黄淑萍介绍,ICU共有40多名护士和13名医生,“目前已启动了三级护理,护士每4小时一班,轮流护理(金某)。”她介绍,之所以4小时一班,是为了让护士有足够的精力用于照顾病人,同时减少院内感染的风险。

据悉,该院ICU全体医护人员已于5月29日写好了《决心书》。

医院ICU已封科?

ICU另外8人

已转到他处治疗

日前,网络上还流传,为了防止交叉感染,惠州市中心医院的ICU已封科。

对于封科传闻,惠州市中心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ICU目前运作正常。

“原本ICU里另外8名患者已转至其他有同样条件的地方治疗,目前里面只有患者金某和另外一名密切接触者。”该负责人介绍,另外的一名密切接触者仍处于观察,情况稳定,之所以在ICU内观察,是出于密接者本人的意思。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在故宫拍“裸体”边界在哪里

北京故宫博物院每天游人如织,一名摄影师近日却成功在故宫里避开人潮,为女模特拍摄一辑三点全露裸照,尺度之大引起网友争议。针对网友“亵渎文物、伤风败俗”等质疑,摄影师通过个人微博回应称,创作没有影响任何人


谁在煽动我们的仇官情绪?

天哪!因为刚生过孩子,更是在“坐月子”期间,因拒绝官员参观就遭来一顿暴打,没有领导探视看望,更不见有人为其伸张正义,无奈之下上网发帖求助,而现在却招来了一顶“刺激公众仇官情绪”的“大帽子”,两个大男人,对一个坐月子的产妇大打出手,老百姓不能仇官


一个儿童节,怎么就被玩坏了

有条段子说,“中国人有着把清明以外所有节日过成情人节的种族天赋。”窃以为这条段子虽然幽默,却不贴切。中国人应该是有一种可以把除了清明以外所有节日,全拿来做消费噱头的种族天赋。儿童节也不例外!


半数学生想去二线城市?

为何半数毕业生愿意去二线城市,结果真正选择去的学生却少,而并不愿意选择直辖市的学生,却最终选择了直辖市?分析这一问题,有助于求解当前大学生的就业难。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