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庆良官商圈:靠大项目出政绩与地产商共进退

意料之中的消息终于来了,曾经的“政治明星”万庆良,政治前途终结在了50岁。10月9日,中纪委网站公布:对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在此前一步步上升的仕途中,万庆良游走官场与商人之间,既打造了自己在官场的交集,又缔结了商场的圈子。在全力引进大项目、努力做大城市建设的执政模式里,万庆良塑造了自己独特的政绩观。

引进大项目

打造“揭阳模式”

正是由于这些项目,本来经济欠发达的揭阳在粤东迅速崛起,万庆良在揭阳主政的后两年,GDP增长分别高达14.1%、22.1%。

时间回溯到2010年7月。广东某省级媒体推出四篇“揭阳模式”的系列报道,言语间颇为肯定。

知情人士郭靖告诉齐鲁晚报记者,“揭阳模式”并非由时任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创造,时任广东副省长、陈弘平的前任万庆良才是这一模式的“操盘手”。

齐鲁晚报记者从揭阳新闻网了解到,在该省级媒体集中报道的5个月前,万庆良参加广东省十一届人大三次会议揭阳代表团讨论时,提出了“揭阳模式”,称赞揭阳为欠发达地区实现科学发展、跨越发展闯出一条新路子。

郭靖透露,万庆良为“揭阳模式”的提出,出了不少力。据2010年7月报道,2009年,中石油广东石化项目签约仪式在北京举行,该项目规划年炼油能力达5000万吨,首期投资585亿元,年炼油能力2000万吨,被称为揭阳有史以来最大的“世界级项目。”

据上述报道,此项目最早可追溯到2007年5月。当年,揭阳市从有关渠道获知:中石油原计划在珠三角投资炼油厂,有可能由于环保问题搁置,揭阳市委市政府决定全力以赴争取该项目落户。当时的揭阳市委书记正是万庆良,而市委副书记、市长则为陈弘平。报道称,揭阳市委市政府进行了长达两年的攻坚战。

8月16日,另一位知情人士向齐鲁晚报记者透露,这一项目是揭阳前后两任市委书记一起跑下来的,万庆良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从2007年5月开始到项目正式签约,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正是2013年被中纪委查处的蒋洁敏。

2008年,陈弘平接任揭阳市委书记后的一年时间里,揭阳潮汕机场、投资100亿美元的乌屿核电项目、中海油LNG接收站、华润电力、中电投粤东储煤配送中心等重大项目纷纷落户揭阳。

郭靖告诉齐鲁晚报记者,这些大项目多是万庆良主动牵头争取,而非陈弘平。齐鲁晚报记者获悉,在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的2007年,国家发改委批复揭阳潮汕机场可行性研究报告。2007年初,揭阳市通过对自身发展条件和国内、国际产业发展趋势的调查研究,提出要抓住当前央企加快向沿海地区投资布局的战略机遇,大力引进一批央企项目,发展揭阳模式,实现超常规崛起。

“万庆良很善于运用各种‘模式’,因为‘模式’容易出政绩,陈弘平也是他推上去的。”郭靖告诉齐鲁晚报记者。

除引进大项目外,万庆良还主推30亿的城建工程项目,所谓“30亿工程”,因总投资约30亿元人民币而得名,具体包含“两河四岸建设”、市政建设等项目。

正是由于这些项目,本来经济欠发达的揭阳在粤东迅速崛起,万庆良在揭阳主政的后两年,GDP增长分别高达14.1%、22.1%。

这样的“政绩”,成为万庆良上升为广东省副省长、广州市委书记的砝码之一。

郭靖告诉齐鲁晚报记者,这份成功也使得万庆良在广州继续大搞城市建设,引进项目。

2012年2月,广州“三旧”改造办相关负责人介绍,广州当年计划进行9个“城中村”清拆工作,启动20个旧城片区整治改造,开展30个旧厂改造,盘活土地5平方公里。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初步统计,预计5年可以腾出28平方公里低效用地,这将超过广州十年的住宅土地供应量。

万庆良被中纪委带走后不久,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李俊夫也被带走。

知情人士向齐鲁晚报记者介绍,引进大项目、加大城市基础建设是万庆良的政绩观,而这一政绩观,早在他主政蕉岭县时就已根深蒂固。

与地产商“同进”

知情人士透露,万庆良、陈弘平与黄鸿明等商人走得很近。2008年,万庆良调任广东省副省长,同年,创鸿集团开始在广东加大布局,进军佛山等市。

据广州、揭阳官场人士透露,万庆良、陈弘平与地产商关系密切,早已不是秘密。

记者从华南理工大学查询获悉,2006年,万庆良与2013年被查处的、涉“揭阳窝案”的创鸿集团董事长黄鸿明、2014年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深圳宝鹰建设集团董事长古少明,同为华南理工大学第三届EMBA毕业生。

创鸿集团网站显示,2006年底,创鸿集团把投资650万元建设的青年文化广场捐献给揭阳市团委,用于开展青年文化建设。也就是在这一年,创鸿集团涉足揭阳重点旧改“江南新城”,并于同年在整体拍卖流拍的情况下,接下了揭阳市区烂尾13年之久的“伊丽沙广场”,打造成为现代化综合商业体——粤东创鸿城。

此后,创鸿集团不断在揭阳拿地,进行商品房开发。与此同时也不断展现“公益心”,向社会捐款。在创鸿集团活动现场,万庆良、陈弘平频繁出现。

2008年10月,创鸿集团出资450万元资助揭阳市委市政府引进华南理工大学在揭阳举办EMBA班,此时主政的是陈弘平。根据华南理工大学新闻网站介绍,该班为期两年,学生为政府公职人员和商业人士。

8月20日,揭阳副厅级干部杨强告诉齐鲁晚报记者,读EMBA班的政府公职人员选定是有标准的,“就是看这些公职人员是否有发展前途,具体人选也由政府官员选定。”

杨强对此颇有遗憾,他介绍说,EMBA班学员没有发布公告,自己未能入选。而被查处的原揭阳市副市长郑松标,曾在2008年10月—2010年12月参加华南理工大学EMBA班,获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杨强透露,创鸿集团存在以商业用地开发为名低价购买土地,私自改成商品房开发,对购房者进行欺骗的行为。

照杨强所说,创鸿集团开发的创鸿国际楼盘,便存在这样的问题。记者查询的资料显示,该楼盘2010年7月动工,原计划2012年交房。购房者购买后才知,该楼盘2003年征地,地块属于商业用地而非住宅用地,用地期限50年。因此,购房者曾多次进行维权。

8月20日,齐鲁晚报记者来到创鸿国际时,现场并无工人施工。楼盘虽已封顶,但还未安装门窗。创鸿集团副总裁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楼盘并无问题,不惧购房者通过司法程序解决。

郭靖等知情人士透露,万庆良、陈弘平与黄鸿明等商人走得很近。2008年,万庆良调任广东省副省长,同年,创鸿集团开始在广东加大布局,进军佛山等市。

2010年,万庆良担任广州市市长,同年4月,创鸿集团总部从揭阳迁至广州。同年9月,创鸿集团分别以1.57亿元、2.06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两块土地。2012年,万庆良担任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同年,创鸿集团再次在广州土地市场上发力,拿到一块土地。

作为古少明的同学,万庆良也十分捧场深圳宝鹰建设集团的活动。据报道,2009年10月,时任副省长的万庆良不远千里,到山东寿光参加宝鹰集团和寿光凯德华投资公司共同开发的凯宝皇都国际商会中心的奠基仪式。

杨强称,万庆良担任团省委书记时,便与时任广东省青联常委的古少明相识。

一个要政绩

一个要钱财

杨强说,其实万庆良、陈弘平两人是各取所需,一个要政绩,一个要钱财,互相配合、互相包容,才导致“揭阳窝案”的爆发。

万庆良打造的“政绩模式”,离不开地方大员支持。

杨强告诉齐鲁晚报记者,1974年,陈弘平开始担任揭阳县渔湖公社凤南大队团总支书记、生产队长。万庆良后来担任揭阳市委书记时,陈弘平已在揭阳政坛摸爬滚打30年。

“在揭阳,陈弘平的关系错综复杂,关系面与利益面甚广。而万庆良年轻,政治前途一片光明,主要想在揭阳干出成绩,两人是相互配合工作的。但我个人认为,万庆良不如陈弘平腐败得厉害。老万比较有魄力,想多干几年,搞点政绩再往上走。”杨强对齐鲁晚报记者说。

杨强还向齐鲁晚报记者透露,万庆良、陈弘平主政揭阳时,实行揭阳乡贤“回归工程”,坚持把招商引资上大项目作为跨越发展的生命工程,大招商引来大项目、大项目拉动大发展的态势初步形成。

2007年,万庆良与陈弘平一同出现在深圳珠三角揭籍企业家座谈会,动员揭籍企业家回乡发展。同时,万庆良强调,揭阳市委市政府专门成立“回归工程”领导小组,还承诺“你赚钱我保护,你发财我发展。”

杨强强调,“也就是在2006年到2011年,揭阳官商勾结最为厉害”,他向记者透露,根据他掌握的信息,至少有7家公司涉及土地问题,“不只有房产商,还有其他公司。”

杨强提供的2008年1月的一份揭阳日报显示,《揭阳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2008年第3号)》中,挂牌出让地块位于临江北路沿线,用地56.17亩,土地用途为IT数码城、商住及办公配套综合用地,规划建设项目为IT数码广场。规定指标为主体建筑层数38层,其中商业建筑面积应占总建筑面积30%以上,起拍价为4700万。

该公告还规定,该项目必须在成交之日起3个月内动工建设,2009年10月1日前,IT数码广场建成并开业,2011年底前整个项目全面竣工投入使用。

公告发出后,深圳某公司拍得此地块。“实际是内定的,价格也比较低。直到今天,整个项目也未全面竣工,38层的主体建筑也没见到。”杨强告诉齐鲁晚报记者。

此后,记者来到该项目地块发现,现状也确如杨强所说。

杨强告诉齐鲁晚报记者,其实万庆良、陈弘平两人是各取所需,一个要政绩,一个要钱财,互相配合、互相包容,才导致“揭阳窝案”的爆发。

杨强感叹万庆良有能力、有魄力的同时,也为他卷入“揭阳窝案”惋惜。

受访的揭阳市民对揭阳引进大项目的经济建设也予以认可,“毕竟带动揭阳经济发展,拔得粤东头筹。”万庆良母校嘉应师专的一位老师表示,“身为农家子弟的万庆良,靠自己奋斗往上走,如果没有能力是不可能的,没有成绩,也不可能升这么快。”

“万庆良自身的政绩观有问题,没有真正顾及老百姓的利益。错误的政绩观,导致他与地方利益集团同流合污。”杨强说。

(受访当事人为化名)本报深度记者 刘帅

“落马”冲击波 万庆良案震慑官员心理,会所成“黑洞”

“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出入私人会所。”这是10月9日中纪委公布的对万庆良的部分调查结果。今年8月,齐鲁晚报记者在广州、深圳两地采访期间,多位知情人士透露,万庆良被查对广州部分官员的心理震慑比较大。万庆良“落马”后,对广州官场的冲击波迅速形成。

文/片 本报深度记者 刘帅

陪同万庆良吃喝

官员任职被叫停

8月14日晚间,广东省委组织部发布任前公示,提名潮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卢淳杰担任潮州市市长。引人关注的是,此前一个月,一项公示通告显示:经广东省委常委会议投票表决,珠江电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黄晓东拟任潮州市委副书记、提名为潮州市市长候选人。

知情人士李东向齐鲁晚报记者透露,自黄晓东成为潮州市市长候选人后,官方媒体再也没有关于潮州市市长任命和黄晓东个人的消息。

7月28日,中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处长方文碧透露,万庆良在被调查的前几天,还去会所大吃大喝。“这次大吃大喝,黄晓东就在现场。”李东透露,此后,黄晓东的任职被中纪委叫停。

至于为何只有黄晓东一人被叫停?李东的解释是,当时在场的其他人都已赴任,只有他在公示期内,但估计这次“吃喝风波”对其他官员也有影响。

李东告诉齐鲁晚报记者,“万庆良被带走后,尤其是黄晓东不能赴任,对广州很多官员的心理震慑比较大,他们变得更谨慎,不再互相邀请吃喝,即使有邀请,很多人也不敢去,担心影响到自己的‘乌纱帽’。”

李东说,“这次访谈是个信号,即官员出入会所大吃大喝属于违纪,广东很多官员开始自觉禁绝大吃大喝、出入高档会所。”

8月8日,广东省一年一度的干部党纪政纪法纪培训班上,广东省纪委书记黄先耀特意提醒在座学员,私人会所和高档娱乐消费场所千万不能进,进了就可能掉进“黑洞”。按惯例,培训班学员包括各地级市书记、市长,省委各部门、省直各单位主要负责人,省属各高校和省属各企业党委书记等,共有“一把手”300余人,黄晓东正是其中之一。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黄晓东曾与万庆良有过一段共事经历,2000年至2003年,万庆良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黄晓东则任共青团广东省委副书记,属“同一个班子”。

两官员或卷入万庆良案

万庆良被中纪委带走几天后,7月4日,中纪委通报,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涉嫌严重违纪违法。8月6日,广州市花都区区委书记杨雁文被带走。

此前,杨雁文被调查曾有传言,但未得到纪检部门的证实。一份“被双规”官员名单还在官场内部流传,杨雁文的名字赫然在列。

外界猜测,杨雁文、李俊夫被查是因为卷入万庆良案。

与万庆良关系密切的深圳宝鹰建设集团董事长古少明被带走协助调查,6月30日,宝鹰股份突然停牌,公告称,“因市场出现关于深圳市宝鹰建设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古少明先生的有关言论,需要对相关事项进行核实,公司自2014年6月30日开市起停牌。”

早在2012年就开始举报宝鹰集团涉嫌资产流失的深圳东方艺术研究会会长、画家罗虹,听闻古少明可能卷入万庆良案后,准备继续向中央举报宝鹰集团。

8月15日,罗虹在深圳接受齐鲁晚报记者采访时称,在上世纪90年代,宝鹰公司由深圳东方艺术研究会向深圳市政府申报,经两位副市长审批,深圳市建设局核准,市工商局登记注册为集体所有制企业。

“古少明篡改文件,采取欺骗方式将公司占为己有。”罗虹告诉齐鲁晚报记者,他多次向上级部门反映,但无人受理,目前已起诉宝鹰集团。

有媒体曾报道,宝鹰集团还存在其他问题。2013年6月5日,江西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发出外省驻赣勘察设计单位检查情况的通报,处罚了25家驻赣勘察设计单位,其中深圳市宝鹰建设集团等五家企业两年内不得在江西省承接勘察设计业务,为此次最重处罚。

揭阳楼广场建设“挨批”

万庆良被带走后,广州市委书记一职空缺长达两个月。两个月内,齐鲁晚报记者接触的多数公务员都拒绝了采访的要求,新书记未到任,他们不知新的官场环境会如何。

这并不妨碍广东省和广州市采取行动。8月,广东省委发文规定,各地级及以上市和各县(市、区)纪委书记在领导班子中一般排在同级党委副书记之后、其他常委之前。省、地级及以上市、县(市、区)直属单位纪检组长(纪委书记),在领导班子中按任同级职务的时间先后排序,并排在相同资历的副职之前。

齐鲁晚报记者注意到,广州市纪委书记王晓玲在市委常委班子中的排名已前移,排在市委副书记李贻伟之后。

“这一系列举措表明将纪委放到应有的地位上,这无疑将利于当前反腐。”中央党校教授张希贤说。

广州市纪委常委、新闻发言人梅河清曾提到,广州在不增加编制和人员的前提下,整合市纪委监察局有关室厅,撤销预防腐败室、执法监察室,新增第五、第六纪检监察室,使市纪委机关办案部门数量达到六个纪检监察室,加上两个派驻市属国企巡察组,力争使执纪监督力量占机关干部的比例达到70%以上,进一步提升惩贪治腐的震慑力。

揭阳市副厅级官员杨强告诉齐鲁晚报记者,广东对腐败作风问题进行严厉批评,省领导在一次会议上专门对揭阳市揭阳楼广场建设进行批评。杨强介绍,揭阳楼广场模仿很多古代帝王建筑的标准,“揭阳楼号称建设经费1.5亿元,系商人捐助,但1.5亿元根本不够,部分钱是财政出资。” (受访当事人为化名)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