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培中被从轻发落后山西数位重量级老干部举报

有分析人士称,山西省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的落马,除因其主政阳泉时期的煤矿乱局之外,还涉及一个人——同为山西五台人、与白云有同样姓氏的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

此前外界多有流传,白云与白培中系姐弟关系。一位曾在山西焦煤任职,与白培中多有接触的人士称,白云的父亲与白培中的父亲系堂兄弟。

但据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这一说法并不属实。据调查,白培中系五台县神西乡刘家寨村人。据该村一位刘姓村干部介绍,白培中儿时相当清贫,白的父亲是供销社一普通职工,收入微薄,有时连饭都吃不上。而白云则是五台县上五台人,她出身干部家庭,父亲白效玉曾任雁北行署专员、平朔工委书记,上世纪60年代还担任过大同市副市长。

与张新明涉及华润并购、邢利斌牵动吕梁官场一样,白培中家被盗案,是山西反腐的另一个关键。实际上,正是当年踌躇满志角逐副省长的白培中家中被盗千万元,引发了金道铭等人的纪检系统窝案与太原市三任公安局局长落马窝案,而这些窝案又与其他几条反腐路径交叉重叠。

不过,虽有多个独立信源证实白云与白培中关系密切,但尚无证据支持是白培中案发牵扯出了白云。

两个小偷“偷出”大案

时光回到2011年11月,谁也未承想到,两个劫匪将绊倒看似仕途通达的白培中,进而引爆了一场波及山西政商警三界震荡至今的强震。

出事前,白培中掌控的山西焦煤集团旗下拥有12个子公司,下辖101座煤矿,控股西山煤电和山西焦化两家A股上市公司,年销售收入超千亿元,是山西最大国企、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炼焦煤生产企业。

如果不出意外,2011年可谓是白培中春风得意的一年。当年10月31日,在中共山西省第十次代表大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白培中当选省委委员——他是山西八大国有煤电集团中唯一成为省委委员的董事长。

作为以煤炭为主的能源基地,山西需要一个懂煤的副省长,在这场竞争中,当选省委委员的白培中胜算最大。

不过两个劫匪改变了一切。2011年11月13日傍晚,两名曾在太原市汇锦花园小区做过安保人员的劫匪,尾随保姆,进入白培中位于该小区的家,洗劫房内相对贵重财物后,堂而皇之地驾驶着白培中妻子李彩亭的奥迪车扬长而去。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白家发生劫案时,白培中正在山西焦煤下属的霍州煤电考察工作。劫案发生后,李彩亭第一时间拨打了白培中的电话。

接到妻子的电话时,白培中正在台上讲话,“他当时并未在意,只是说(这事)找弟弟。”上述接近白培中的人士说。

白培中的弟弟白培国自空军部队转业后到山西警界工作,任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打黑队调研员。

白培国建议李彩亭直接向白培中的好友、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兼太原市公安局局长苏浩打电话。苏浩与白培中是同乡,关系密切。

电话沟通后,李彩亭通过正常途径向太原警方报案称“被抢了300万元”。太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破案神速,10个小时后就在石家庄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

缩水的涉案金额

当时,苏浩正深陷“包养情妇”、“私生子”等丑闻。白培中当选省委委员,下一步有望任副省长,亦有竞争对手表示不忿。案件发生10天后,一山西媒体人收到了多封自称是太原警方人士的邮件。

邮件详细讲述了白家被劫的案情经过,其中提到,“当时,两名男子持有枪支,威胁白培中的老婆把家中保险柜打开,将其中贵重物品洗劫一空。抢劫的现金、金条、手表、钻戒等价值近5000万元”。

前述自称警员的邮件还提供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太原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向办案民警下达紧急封口令,要求绝对保密。“谁要泄密,一旦查出,严肃处理”。

2011年11月24日,前述媒体人通过微博曝光了邮件中的内容。12月7日,广州《新快报》刊发报道,披露白培中家被劫的消息。至此,“白培中被劫5000万元”成了公众热议的话题。

同年12月22日,山西省委作出决定,免去白培中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和党委书记职务。随后,白培中被“双规”的消息开始流传。

白家抢劫案由太原市公安局侦办,但后由晋中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2年12月13日,山西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低调审理并宣判。

法院认定抢劫财物金额为1078万余元,被告人罗从军、李端亮分别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和无期徒刑。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白培中仅受到了“留党察看一年,同时按规定撤销其党外职务”的处理。

判决一出,舆论哗然。面对质疑,山西省纪委“有关方面负责人”通过《山西日报》作出了部分回应,称纪检监察机关对这些被劫财物逐项查证,并对其合法收入及其家庭财产是否相符进行了认真核查。除其本人及其家属合法收入和其妻子两次开颅手术期间亲友援赠款项外,认定有84万余元财物涉及违纪。其中,白培中在担任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期间,接受公务活动中馈赠贵重物品价值14.79万元,未按规定上交组织;白某的妻子收受其下属礼金共计70万元。

白培中得以从轻处理,其中蹊跷众多。据《财经》报道,时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的金道铭曾指示苏浩压缩白家被劫案的涉案金额。苏浩向白培中建议,因白培中夫妇都是高企高管(案发时,李彩亭任山西国新能源集团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合法收入较高,可承认1000多万元现金,而对于白培中收受的十几张存有巨资的银行卡,苏浩则设法代为隐匿,并让白培中尽快退还。

事后,白培中为了感谢金道铭,除了奉上钱款,还动用山西焦煤旗下的西山煤电集团的小金库在拍卖行购买价值千万级别的画作送给金道铭。而这些画作后被办案人员在金道铭家所发现。

中央纪委旧案重提深挖腐败链

白培中案被从轻发落,不仅引起舆论热议,还引发了众多山西退休干部的不满。中央纪委巡视组进驻山西后,数位重量级的老干部合力举报此案。

2014年年初,正在吕梁汾阳监狱服刑的劫匪罗从军、李端亮被中央纪委办案人员带到北京问话。稍后,中央纪委也从前述在微博上曝光白家被劫案的媒体人处调取了相关证据。

2014年2月27日,已改任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金道铭被调查。随后,已从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改任山西省司法厅副厅长的苏浩,名字亦从司法厅官网上的领导介绍一栏中消失。紧接着,当时负责侦办此案的太原市刑侦支队队长李大齐和时任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戴来伟被带走调查。

有消息称,相关警方办案人员在办理白家被劫案时收受贿金,并涉嫌侵占巨额涉案资金及财产。

另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白家被劫案“放在晋中审也是有讲究的,金道铭当时指示张秀萍协调此事”。

张秀萍系已故的原山西省政协主席金银焕的秘书,在这一点上,张秀萍与苏浩有很大的交集。苏浩系金银焕鼎力提拔,“金银焕死后,苏浩曾让整个太原警局的人带白纱”。此外,张秀萍与白培中也有交集,据媒体报道,“张秀萍的弟弟给焦煤集团下属汾西矿业双柳矿供应固定剂”。

2000年1月,金银焕任山西省纪委书记,张秀萍调入省纪委工作。2006年8月,金道铭接替因车祸去世的金银焕,任山西省纪委书记。之后不到两个月,张秀萍便擢升为省纪委常委。白家被劫案在晋中起诉审理完毕后不到半年,张秀萍便改任晋中市委副书记。

金道铭案发后不久,张秀萍亦被带走调查。

(原标题:劫案引爆山西贪腐大案黑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