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展工简历

卢展工简历

卢展工简历

卢展工,男,汉族,1952年5月生,浙江慈溪人,1969年3月参加工作,197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建筑工程系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毕业,大学学历。

现任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1969-1972年 黑龙江省富锦县富民公社知青

1972-1974年 黑龙江省建筑工程学校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学习

1974-1978年 黑龙江省建筑工程学校教师

1978-1979年 华东工程学院自动武器设计专业学习

1979-1982年 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建筑工程系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学习

1982-1984年 浙江省建筑工程总公司施工管理处干事、副处长

1984-1985年 浙江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党委副书记、书记

1985-1986年 浙江省建筑工程总公司党委副书记

1986-1988年 浙江省建筑工程总公司党委书记(其间:1987.03-1987.07中央党校进修部经济班学习)

1988-1989年 浙江省嘉兴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

1989-1989年 浙江省嘉兴市委副书记

1989-1991年 浙江省嘉兴市委书记

1991-1992年 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厅级)

1992-1993年 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1993-1995年 浙江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

1995-1996年 浙江省委副书记

1996-1998年 河北省委副书记

1998-2001年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书记处书记

2001-2002年 福建省委副书记

2002-2003年 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2003-2004年 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

2004-2004年 福建省委代理书记、省长

2004-2005年 福建省委书记

2005-2009年 福建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2009-2013年 河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3-2018年 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

2018- 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六届、十七届、十八届、十九届中央委员。第十二届、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张建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人大代表谈机构改革:优化机构职能助力制造业升级

原标题:余少华代表(烽火科技集团总工程师、副总裁)

优化机构职能助力制造业升级(热议·机构改革)

“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新时代有效治理国家和社会的必然要求。”余少华代表说,全面振兴实体经济,关键要发展先进制造业,实现生产方式的转型升级,从大规模生产向个性化定制转型、从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型、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通过调整和优化机构职能,更好发展先进制造业,让企业更好更快响应市场需求。

余少华表示,结构不平衡、发展质量不高仍然是我国实体经济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我国的工业体系要想实现发展质量和效率的提升,就必须加快创新,以信息化推动工业体系的高质量发展,要把发展工业互联网作为信息化助推工业化的突破口。建议以更大力度推进信息网络技术加速向制造业融合渗透,引导实体经济在制造理念、制造生态、制造流程和制造工具上全面创新,形成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中长期规划,形成以工业互联网为主题的先进制造业国家专项。

(本报记者 范昊天 江 琳)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初晓慧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任央行行长易纲谈货币政策操作:是科学更是艺术

原标题:易纲谈货币政策操作:是一门科学,更是一种艺术

[写在前面]3月19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决定易纲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曾在2015年12月为伍戈、李斌所著的《货币数量、利率调控与政策转型》一书撰写了一篇题为《货币数量、利率调控与政策转型》的序言。当时易纲为央行主管货币政策和国际业务的副行长,而伍戈和李斌则分别为央行货币政策二司和货币政策司的研究员。易纲在这篇序言中谈到了中国货币政策转型的现实背景、现阶段中国货币政策的特征以及对未来货币政策规则的展望。易纲还说,货币政策是一门科学,更是一种艺术。以下为序言原文:

易纲 东方IC 图易纲 东方IC 图

早在上世纪的三十年代,凯恩斯就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这一经典著作中阐述了货币数量与利息(率)之间的关系。值得玩味的是,这部现代宏观经济学奠基之作的题目包含了三个重要宏观变量,其中后两个(即“利息”和“货币”)都直接涉及货币金融领域,可见宏观经济学与货币金融理论之间天然的紧密联系。时过境迁,近年来无论是理论界还是政策决策层面,大家对货币数量与利率的关系及其政策选择方面又有了许多新的认识,但据我所知,国内外对其进行系统分析的作品却不多见。我很欣喜地看到,伍戈研究员与李斌研究员在扎实的宏观经济理论研究和丰富的央行货币政策实践基础上,切实结合转型中国的现实国情,对有关货币理论与实践问题展开了一系列有价值的创新性探索。

通常地,数量与价格是洞察经济现象这枚“硬币”的两个重要方面,即在供求力量的作用下,市场将自动实现数量与价格的动态均衡。对货币问题的考察也不例外,货币数量与利率价格也内在统一于市场的均衡动态之中。因此从这个视角来看,货币数量与利率价格所折射出来的经济信息似乎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然而,或许是由于微观主体对量价的敏感程度存在差异,或许是由于宏观经济发展阶段的不同,各国在货币政策量价调控方式选择及其演进方面却存在着显著的差别。即使是同一国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可能选择不尽相同的货币政策框架,在美国甚至还出现了对货币数量与利率价格目标选择上的多次反复历程。

那么理论上,货币数量与利率价格目标可否得兼?如果难以得兼,那么中央银行究竟应选择货币数量还是利率价格目标?如果选择了利率价格目标,现实中我们又将如何实现货币政策框架由数量型向价格型的逐步转变?这些表面上看似乎是“ABC”的问题,但其逻辑上却是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的,过去我们并没有很好地梳理和总结过。伍戈研究员与李斌研究员的这本专著对此进行了详尽的诠释,弥补了该领域的空白。除了发达国家的一般经验之外,我国的货币政策转型还有着十分独特的现实背景,这其中既包括高投资发展模式下过度投资和产能过剩等问题,也包括“两部门”结构性特征下软预算部门等不断扩张、而制造业等实体经济却出现“产业空心化”以及“融资难”、“融资贵”等复杂现象。这些都是研究我国货币政策转型所不能忽视的现实经济“土壤”。

从全球各主要新兴市场及转型国家的实践来看,目前货币数量目标对于这些国家中央银行的吸引力不断减小,但由于市场经济与金融体系不发达等结构性原因,完全基于价格型的货币政策调控体系又不可能一蹴而就。那么究竟应采取何种货币政策规则就成为了这些央行面临的重大现实挑战,转型中的我国也不例外。虽然近年来我国经济金融改革及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在不断加快,但数量型工具仍在发挥重要作用,这就使得“量”和“价”相互协调以共同实现货币政策调控目标成为可能,即在经济转型时期实施以货币数量和利率价格工具并用的混合规则,这无疑也是现阶段我国货币政策的重要现实特征。

货币政策是一门科学,更是一种艺术。特别是在货币政策操作等方面,存在着诸多的策略选择问题。近年来,预期管理成为货币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预期管理理论强调央行“怎么说”和“说什么”,从而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预期是否稳定。同时,货币政策的演进发展也是一个理论与现实不断创新的过程。例如,货币政策操作的传统做法是调控收益率曲线中的短期利率,但此次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各主要央行的“扭曲操作”事实上强化了对中长期利率的调控。近期我国央行进行的一系列货币政策工具的创新,其中似乎也包含了部分中长期利率调控的“印迹”。此外,随着资本市场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不断提高,货币当局是否应该事前去阻止资产泡沫破裂,还是在事后采取一些措施,该“两难”问题至今仍时常困扰着各国中央银行,这些都值得我们重新审视。

当前对货币政策的研究越来越离不开开放经济的视角,应充分考虑宏观经济内外均衡的分析框架。展望未来,随着汇率利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的推进,我国货币政策的规则(体系)将不断趋近“不可能三角”的角点解。近期值得关注的是,国际上还提出了所谓“二元悖论”的新观点,即避险情绪导致全球风险溢价的同步变化,阻碍了利差对汇率的调节作用,从而削弱浮动汇率制国家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在此情形下,全球金融一体化的发展使本来局限于一些中心国家(如美国)的情绪或恐慌能够迅速传播到全球其他国际金融市场。此外,跨境资本的大规模频繁流动也容易引致正反馈循环和跨部门风险传染,成为实体经济顺周期性与金融加速器的一部分。开放经济条件下如何维护金融体系的稳定,不断优化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既是货币政策能否有效传导的重要前提,也是历史上建立央行的初衷所在。

通读全书,我深深地感受到,伍戈研究员与李斌研究员的论证过程逻辑严密,资料翔实,充满着智慧与乐趣,引人入胜。不难发现,对于货币理论的一般规律以及货币政策转型的诸多问题,他俩都有着许多独特而深刻的理解。其中,对于许多问题他们已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有些可能还处于提出问题的阶段,值得未来进一步探索。但我以为,有时候提出问题或许比找到答案更为重要和有趣!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中国经济因政府控制未向市场经济发展?中方回应

2018年3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金融协会会议上称,中国政府不断加强对经济的控制,未能向市场经济方向发展,令世界感到担心。你对此有何回应?

答: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这是任何不带偏见的人得出的必然结论,不是美方某个官员随意指责或者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就可以改变的。改革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十年来,中国的快速发展大幅提高了民众的生活质量和水平,同时为全球经济增长和减贫做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过百分之七十,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百分之三十,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我们说过,中国的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 有完成时。中国政府将结合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开放措施,将改革开放进一步推向深入。

在当前全球经济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和风险的背景下,我们认为各国应团结一致、密切合作,而不是相互指责。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愿与各方一道,协调推进结构性改革,促进全球经济实现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

责任编辑:张建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